这位人士表示,推迟上学的改革固然好,但如果不和其他改革同步推进,恐怕无法从根本保障孩子充足的休息。

校长办公室墙壁上挂着一幅“中岁颇好道,晚家南山陲”的书法作品—创作者是徐扬生本人,这位中国工程院院士笑容爽朗,行程忙碌的他脸上未见一丝疲惫。